• <table id="wemyk"><tt id="wemyk"></tt></table>
    <samp id="wemyk"><xmp id="wemyk">
    <td id="wemyk"><dd id="wemyk"></dd></td><li id="wemyk"></li>
  • <menu id="wemyk"><blockquote id="wemyk"></blockquote></menu>
  • 蘆葦贊

    趙洪金

    蘆葦,又叫荻花,古稱蒹葭。白居易詩云“楓葉荻花秋瑟瑟”,《詩經》中有“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它們長在河邊、池畔,或者湖邊、塘邊,這一叢、那一片,不擇地而生。微風吹起,它們隨風而舞;驟風突來,它們順風起伏,從不與強風迎頭,這或許是它們歷千古而依然生生不息的智慧。割過一茬,來年原地又蔥蘢一片;燒過一片,經春又鉆出稚嫩的蘆芽。

    記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鄉村的人們常用它或直接賣錢,或編成葦席鋪在土炕上,或編成葦薄,用來蓋房壘屋。那時經濟困難,一切都屬于集體,葦地也不例外。逢冬季枯水之際,為了大家手頭有點花銷,村里要按勞動人口分段給每戶,以賣掉換錢。就是那普普通通的蘆葦,幫我們度過了困難時期。

    那時候,溝里河邊的葦地是我們孩童的樂園。割草之余,在里邊撿拾雞蛋鴨蛋。閑時,用葦葉制成葦哨吹……

    它們從古代走來,歷經雪雨風霜、刀割火燒、兵燹洗禮,依然茁壯地生長,這該有多強大的生命力!這一棵、這一叢,是不是就附有這千年的精魂?還是因它們依戀這故土情深,所以才把根深深地埋入地下,也才有這般生命?

    像草不是草,蘆葦極少分蘗,一般獨株生長,才有這高挑而柔韌的身軀。像竹不是竹,似具體而微者,中空而循節生長。它中通外直,柔中有剛。于是想起笛卡爾說過的那句名言:人是一棵有思想的蘆葦。

    經得起歡樂,也經得起寂寞;經得起貧瘠,更經得起挫折。不諂不媚,不驚不詫,為大地而生,為懂它之人而生,頗有士人風范。沉默,是它的執著和堅守。它只屬于自己——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隨蓮花而開落,靜聽歲月之河流淌,慣看秋風冬月……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