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wemyk"><tt id="wemyk"></tt></table>
    <samp id="wemyk"><xmp id="wemyk">
    <td id="wemyk"><dd id="wemyk"></dd></td><li id="wemyk"></li>
  • <menu id="wemyk"><blockquote id="wemyk"></blockquote></menu>
  • 父親的革命精神給我力量

    1955年轉業時的崔亨忠

    1952年,部隊寄回崔亨忠家中的三等功立功喜報

    □崔建民

    我的父親崔亨忠(曾用名崔亨種),1926年11月出生于山西盂縣龍華河東畔碾子坪村。他11歲加入抗日兒童團,18歲在冀晉軍區二分區(河北省平山縣下口鄉蒿田村)入伍參軍,成為19團1營2連1排1班的一名八路軍戰士。他先后經歷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期間3次負傷,并擔任了排長。太原解放后,父親被選拔到空軍陸戰隊,后又到第五航空學校(濟南)學習,1955年1月,他轉業到夏津縣參加地方工作,1987年5月,在夏津縣欒莊供銷社離休。父親43年革命及工作生涯中,始終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宗旨,不怕犧牲,勇于克服困難,他的言傳身教讓我受益終生,激勵著我在工作中戰勝一個又一個困難。

    不怕犧牲,英勇作戰,3次負傷,他由一名戰士成為排長

    父親入伍時正是1944年10月。他跟隨19團轉戰盂平、盂陽、壽東、平定、定襄等縣,對日寇展開春夏季攻勢及反攻作戰,打伏擊、奪糧食、破交通、襲(困)據點……作戰10余次,尤其1945年2月12日夜襲種子坡一戰,全殲鬼子30名,讓日寇既恨又怕,惶惶不可終日。

    抗日戰爭勝利后,19團編入冀晉縱隊第2旅6團開赴熱河參加承德保衛戰。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19團先后隸屬于多支部隊,1949年2月,在河北省順義縣又改稱為華北野戰軍第20兵團第66軍第196師第586團,轉戰于華北戰場,歷經護秋、石家莊、平津、太原等11次重要戰役,作戰170余次。該團素以作風勇猛、戰斗力強而著稱,保南戰役之十家疃戰斗,曾斃傷俘敵400余人,被野戰軍首長譽為“伏擊戰斗模范之一例”;護秋戰役,該團既能強攻又善打援。一戰智村,再戰宗艾,全殲守敵“模范保警隊”“示范團”。在智村戰斗中,率先突入村南半部,又不顧一夜激戰疲勞回身阻擊忻縣兩個團的來援之敵,他們以青紗帳作掩護把敵擊潰,一路追殺到南義井,激戰至下午,敵招架不住,舍掉兩個后衛連才借機逃竄。此后,我軍再攻智村,該團銳不可當,爆破外壕,炸毀兩個大地堡,一鼓作氣攻入村內,與敵展開奎星閣爭奪戰,最后把敵軍逼進村西北角一座大院,為全殲守敵創造了條件;石家莊戰役,他們搗毀敵飛機場,獲記“首功”;淶水戰役之高(碑店)淶(水)間戰斗,又是他們重創敵王牌35軍軍部及榴彈炮營,擊斃敵軍參謀長田世舉少將,致使敵中將軍長魯英麟絕望自殺……取得了一連串驕人戰果,史稱“軍、師第一主力團”。父親因敢打硬仗,作戰勇敢,不怕犧牲,榮立3次戰功,榮獲解放獎章一枚,由一名普通士兵成長為排長。在頻繁的戰斗中歷險無數,3次負傷:抗戰期間,他們連被數倍于我的日偽軍包圍在盂縣許家溝一帶,父親在掩護戰友突圍戰斗中左臂和腰部連中四彈;解放戰爭期間,他們在盂縣西小坪與閻軍“狹路相逢”,父親和戰友們反應快速,奮勇沖鋒給敵迎頭痛擊,追敵至大莊梁村時左腿中彈負傷;解放太原小北門攻堅戰中,為掩護戰友登城,他手持輕機槍不顧生死與敵對射,兩顆子彈飛來差點要了命。第一顆子彈打向頭部,幸好跑偏劃破左眼皮飛過;第二顆子彈打向后右背部,幸有背包和別在背包上的一雙布鞋擋了一下,減緩了子彈的沖擊力才沒造成致命傷,但在右背部留下一道長10厘米、寬5厘米凹凸不平的傷痕。還有一次,因長時間強行軍及作戰疲勞,加之食不果腹缺乏營養,父親在追殲盂縣城逃跑日寇戰斗中過度勞累導致吐血,并由此落下病根,新中國成立后還鬧過好多次。他左臂里尚留一發未取出的子彈,每逢陰天下雨就會陣陣作痛,用他的話說比天氣預報還準。

    1960年,他千方百計為群眾討來救命糧;帶領群眾興修水利

    父親不止一次告訴我說,他之所以能活下來多虧群眾舍命相救。第一次負傷,一位老大娘冒著生命危險把他藏在煤窯洞里躲過一劫;第二次和第三次負傷都是支前群眾用擔架、小車把他從前線送往后方醫院。老百姓的情他用一生也還不完。

    1955年1月,他轉業到了夏津縣任青工部部長。在部長這個位置上還不到8個月,就坐不住了,嫌機關太清閑,主動請纓去基層工作。1956年7月,他如愿以償到了城北15公里地之外的新盛店(三區)當了一名副區長,分管民政工作。在為群眾辦事上從不擺架子,跑前跑后,細致認真,為此,一位志愿軍老戰士把父親認成一名辦事勤快的民政助理員,還夸獎他辦事認真。遇有苦活累活父親也當仁不讓搶著干。1958年,他帶隊到350多公里之外的微山縣挖河,忙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來回路上靠雙腿就走了七八天。

    1958年9月新盛店鄉改稱公社后,父親任副社長分工包幫宋里長屯大隊,正趕上“三年自然災害”,有的戶出現斷糧的情況。關鍵時刻,父親以共產黨人的擔當與情懷挺身而出,求告戰友,千方百計討來了一批地瓜干,以每人每天1斤的標準,分配到社員手中,救了一村人的命,穩定了生產秩序。

    解決了餓肚子的問題,他又把心思放在村里防洪排澇治理上。宋里長屯大隊位于夏津縣西北邊緣處,地處低洼,尤其村東有一片達3500畝的洼地,史稱宋里長屯洼,每逢大雨,雨水倒灌,整個村子都泡在水里,人員無法出入,嚴重影響了人們的生活和生產。通過對周圍地形地貌的全方位勘察,制訂出施工方案,利用冬閑的時候,把全村青壯年動員起來,他帶隊沖到一線,揮鍬掄鎬、裝土推車,大干一個冬春,從村東北角向東至新盛店青年河,開挖出一條長約4公里、寬10余米、深3米多的排水溝,去掉了社員們多年來心頭上的一塊“病”,還消除了新盛店公社其他部分土地的澇災。

    1965年7月,他調到縣城生產部工作,后又調入縣供銷社系統工作,直至1987年5月離休。

    2020年,我到過宋里長屯村,村民知道我的身份后,張口就說你是崔社長二兒子啊,拉著我的手親熱地詢問我父親的情況。大家都說他沒有官架子,給村里辦了不少好事,老村民寶鐸嬸子、成良叔和成良嬸都說:“當年多虧了崔社長,救了一村人的命?!?/p>

    父親的言行深深影響了我,不怕困難,多講奉獻,成紅色家風

    人們常說人生的磨礪是一筆寶貴的財富。1981年8月,我到夏津公路站上班,在離縣城約10公里的雙廟工班、別坊工班一干就是10年。10年里,無論嚴寒酷暑,風霜雪雨,白天,一輛自行車、一把鐵鍬、一把鎬頭,修整路基、鏟除雜草、搶修損毀、修補路面……晚上則吃住在四鄰不靠、透風撒氣的工班房里。每天一身泥土,滿頭灰塵,最怕在路上干活遇到熟人,因為覺得很沒面子。幾次想逃離,卻又堅持了下來,因為我耳邊時常響起父親的那句話:“打仗比的是誰更不怕死,把敵人壓下去才能有活的希望!”是啊,為了勝利,老一輩革命者死都不怕,這點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世紀90年代初,我成為一名公路路政管理員,在工作中,邊巡查邊鉆研路政執法業務及相關法規。曾深夜只身截停劃傷路面的大貨車,也曾和同事一起阻止哄搶翻車事故車輛財物的群眾。針對當時公路路政管理工作法律制度不健全及程序不夠完善和規范的狀況,我設計出一個“預先告知書”,如同現在法律上所講的前置程序,同時還兼有“明白紙”“溫馨提示”之功能,一直沿用至今。2006年,我又從事公路安全工作,創建了“安全生產責任、防控、救援、監管四項體系”,涵蓋工程、養護、機械、路政、機關等方面,得到上級領導的肯定,其成果和經驗在《中國交通報》刊發報道。

    2015年3月,父親走完了他89年的人生,連同帶走的還有嵌入左臂里的那顆子彈及身上的累累傷痕。父親人不在了,但他的革命精神常伴我左右。欣慰的是,我的女兒已經成為一名公務員,“接過革命的槍”,在工作崗位上一心一意為國家作貢獻。父親當年保存下來的立功喜報我還一直保存著,我們會把老一輩留下來的寶貴精神一代代傳承下去。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