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wemyk"><tt id="wemyk"></tt></table>
    <samp id="wemyk"><xmp id="wemyk">
    <td id="wemyk"><dd id="wemyk"></dd></td><li id="wemyk"></li>
  • <menu id="wemyk"><blockquote id="wemyk"></blockquote></menu>
  • 日軍侵華罪證:79 年前的“居住證”

    崔安軍

    在很多抗日影視劇中,經??梢钥吹饺毡救瞬轵灐傲济褡C”的情節,很多文學作品中也有相關記載。比如孫犁的《白洋淀紀事·像片》中說:“敵人敗退了,老百姓焚毀了代表一個艱難時代的良民證?!毖κ缛A的《想起當年淚滿襟》說:“誰知道三個月后不但不叫我們走,而且把老梁的‘良民證’給扣下了?!边@個“良民證”是個什么樣子的呢?

    其實,它相當于現在的身份證,有一段時間改為居住證,一般百姓出門時帶著它,遇到日偽軍警盤查出示之后,即可作為“良民”安全過關,所以人們稱其為“良民證”。

    我家里至今還保存有一份抗戰時期日偽發的“居住證”,是我爺爺的。

    “居住證”的具體樣子

    這份居住證是我爺爺當年領用的。

    證件為對折式白色卡片紙,展開后長14厘米,高10.5厘米,對折后裝入一個硬質透明塑料封套內,套的開口側上角有一圓形孔,看來是用于穿繩便于隨身攜帶,現在封套已發黃。

    居住證為繁體標宋鉛字豎排版印刷,證件的一面左上角為“第x號”用于填寫編號,本證為“一九八四”號,正中為較大字號“居住證”3個字,右下角為“山東省公署發給”幾個字。

    翻開居住證,分左右兩欄。左邊一欄正中間靠下貼有持證人崔金升的二寸免冠照,照片右下方蓋有警署的紅色方印,左下角該有鋼印。照片的上部印著崔金升的左右手食指紋印。照片右邊“中華民國三一年八月三十日 ”應為發證時間,左邊還印有一行宋體黑字“發給此證分文不取”。右邊一欄居上從右到左依次排列著姓名、性別、年齡、住址、職業、填發機關,下面對應著“崔金升”“男”“二二歲”“六 煮絲李 卜”“農”(當時卜莊屬德縣六區,六區中南李、前李、西李、后寺四村莊統稱煮絲李,當時為鄉辦公地)。填發機關為“德縣警察所長”。

    先后換過三次三種

    1937年12月15日,日軍侵占濟南,1938年3月5日成立“偽山東省公署”,馬良任偽省長,名歸北平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管轄,實由日本顧問操縱一切。

    1938年4月,偽山東省公署設立警務廳,主要職責是維持治安,辦理各種民事、刑事案件,履行戶籍管理,發放“良民證”,代偽山東政府攤派,為日軍招募民工等等。1940年至1942年11月,程镕任偽山東省公署警務廳長,各地警察機構有青州、登州、萊濰、武定、東臨、曹州、兗州、沂州、泰安、濟南道公署警務科,各道公署警務科督導所轄縣警察所。就是這段時期,各縣日偽政權實行“治安強化運動”,發放了“良民證”。

    經查閱相關資料,日寇侵占山東期間,“良民證”共換了三次三種,首次是1939年7月26日,日偽行政委員會公布《戶口調查規則》,規定了統一發放的“良民證”樣式,長4寸寬3寸,使用白布制作,要求十五歲以上六十歲以下的男子必須核發“良民證”。第二次是1941年初,日偽山東各縣級警察所普遍發放紙質“身分證明書”標注持有人姓名、性別、年齡、住址、職業、填發機關,貼本人正面像片并按左、右食指指紋印各一枚,限在華北地區使用,有效期三年。最后一次是1941年下半年,收繳已發放的“身份證明書”,全面換發紙質“居住證”,填寫項目與“身份證明書”相似,只是封面增加了“山東省公署”字樣。使用時期直至日寇投降。

    日寇投降后,被視為中華民族恥辱的“良民證”大都被人們毀棄,歷經戰火僥幸留存到今天更顯得彌足珍貴,這枚居住證不僅是日本侵華罪證,也是考證研究日偽統治時期戶口管理制度的文物。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