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wemyk"><tt id="wemyk"></tt></table>
    <samp id="wemyk"><xmp id="wemyk">
    <td id="wemyk"><dd id="wemyk"></dd></td><li id="wemyk"></li>
  • <menu id="wemyk"><blockquote id="wemyk"></blockquote></menu>
  • 運河民謠中的魯西北抗戰

    連環畫中節振國與日寇拼殺的畫面

    運河民謠題材廣泛,是社會生活的客觀反映??谷諔馉帟r期,在魯西北運河流域,廣泛流傳著一種“時政歌謠”,它不僅真實記錄了當時的政治軍事斗爭場景,也是團結人民、打擊敵人的宣傳武器。一首首民謠,就是一幅幅魯西北軍民慷慨悲壯的抗戰歷史畫卷。

    1937年7月7日,日寇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由于國民黨政府對日寇的狼子野心存有幻想,備戰不足,再加上武器落后,所以戰事一開,很快潰敗。正如民謠所述:

    “民國”二六年,華北起狼煙。

    小小的日本兒來到這邊,攪鬧著咱中原。

    先占天津衛,后占北平城。

    七月七日盧溝橋上登,這才是發來的兵。

    兵過盧溝橋,大炮響連聲,五十三軍退卻鬧了個兇。

    當年秋天,日寇的鐵蹄踏進武城縣,燒殺淫掠,無惡不作,激起了民眾的仇恨:

    小日本,大壞蛋,跑到中國來搗亂。

    搶東西,殺百姓,干的壞事數不清。

    中國人,快起來,打死鬼子往糞坑里埋。

    面對日寇強大的軍事力量,國民黨政府選擇了以正規戰對正規戰,結果是節節敗退,損失慘重。陰云籠罩之下,有相當一部分人對抗戰前途悲觀失望,“國府”二號人物汪精衛更是公開聲稱“開戰即亡國”,甚至蠱惑國人效仿他賣國投敵。這一時期,淪陷區可謂是群魔亂舞,在魯西北的武城、夏津、平原、恩縣(1956年撤銷)、高唐等地,一些地痞惡霸紛紛打著抗日的旗號拉隊伍,最臭名昭著的幾位,老百姓根據他們的小名或諢號,稱之為“張八、李九、胖娃娃,二皮臉子高粱楂”。這些人拉隊伍大多是借抗日名義搜刮民財,后來看到日寇勢力強大索性見風轉舵當了漢奸。為了表示效忠主子,他們殘害同胞比日本鬼子還兇惡。老百姓這樣咒罵他們:

    大漢奸、二漢奸,整天圍著鬼子轉。

    抓好人,殺鄉親,簡直不像中國人。

    忘了爹,忘了娘,早晚不得好下場。

    就在中華民族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急關頭,共產黨領導著八路軍和新四軍,義無反顧地深入敵后,開展游擊戰,一方面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擾敵后方,牽制敵人,一方面宣傳動員群眾組織起來抗日??箲鸪跗?,八路軍、新四軍人數較少,既缺吃少穿,又缺醫少藥,尤其是在魯西北平原地區作戰,面對武器精良,擁有汽車、摩托、汽艇的日寇,就要像機敏的老虎一樣,晝伏夜出,捕捉戰機,在消滅敵人的同時又要保存自己,面臨的考驗十分嚴峻。當時,老百姓眼中的八路軍是這樣的:

    八路軍,打游擊,一會兒東來一會兒西。

    一身虱子兩腳泡,枕著坷垃睡大覺。

    腰里掖著手榴彈,懷里抱著“漢陽造”。

    得手就打,打了就跑。

    更為嚴峻的是,八路軍武器落后還缺槍少彈,八路軍奪取武器的主要對象是貪生怕死的偽軍,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黃狗子”。有一個流傳很廣的笑話:有一次,八路軍在武城河西的倉上村活捉了一個“黃狗子”,一看是個屢教不改的家伙,就訓斥他說:“都抓住你七次了,還不改邪歸正??!”“黃狗子”也有些生氣,反問道:“抓住我七次怎么啦?抓住我七次我給你七桿槍!”

    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兵源不足的日寇采取了“以華治華”策略,扶植一些偽政權,主要用來對付堅持敵后抗戰的共產黨和八路軍。當時,在武城縣,以吳寄樸為代表的幾任偽縣長,認賊作父,給日本鬼子出謀劃策,禍國殃民。正如民謠所說:

    吳寄樸出發,共產黨被殺。

    百姓破產,肥了警察。

    盡管時局險惡,但從腥風血雨中走出來的中國共產黨及其軍隊,在毛主席的《論持久戰》中找到了勝利之路:那就是動員社會一切力量,組成最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魯西北地區,隨著抗日根據地的建立,就出現了軍民齊動員的振奮場面:

    有一個“婦救會”,到處去募捐;

    這一班兒童團,踴躍來宣傳;

    大姑娘、小媳婦進了“識字班”;

    婦女和農會,生活來改善;

    武裝自衛隊,站崗捉漢奸;

    游擊小組,到處去模范;

    歡迎“青抗先”,有識的來參戰,扛槍又抬炮,打得真是歡。

    打得小日本兒,心中實膽寒,八路軍堅持華北游擊戰。

    抗戰時期,活躍在武城一帶的八路軍是冀南軍區七旅十九團,他們與日寇進行過多次英勇而機智的戰斗。

    1941年夏季的一天,十多只載有軍用物資的日軍運輸船,在三艘汽艇的護送下從德州駛往臨清。八路軍得到情報,提前埋伏在運河邊的草寺村高粱地里,當前邊的汽艇開過去之后,對準夾在汽艇中間的貨船一陣猛打,當場擊沉四艘,擊傷三艘。船上的鬼子有的被打死,有的落水溺亡。汽艇上的鬼子仗著人多火力強,組織了登岸反擊,但八路軍已經借著青紗帳安全撤離。當地百姓聽到消息,歡呼雀躍,編了歌謠到處傳唱:

    年年有個三月三,運河里來了鬼子船。

    老百姓遭了難,雞犬不得安。

    八路軍,十九團,奉命來截日本船。

    隊伍駐在河兩岸,駐草寺,駐梁院,新堤、毛店全駐滿。

    八路軍,是好漢,一見鬼子紅了眼,機關槍,手榴彈,打得鬼子上了天。

    1944年3月29日,武城縣大隊和十九團的50多人在武城河西的齊莊村遭到700多名偽軍的包抄??h大隊副政委廣育臨危不懼,果斷下令兵分三路,兩路在正面、側面阻擊,另一路斷敵退路。戰斗打響后,戰士們以一當十,將敵人打得狼狽潰逃,并趁勢高喊:“十九團一連向左,二連向右,抓活的呀!”偽軍們一聽碰到了十九團,嚇得魂飛天外,紛紛投降。戰斗僅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就消滅偽軍274名,俘虜415名,繳獲大批槍支彈藥,縣大隊僅有一人陣亡,五人受傷。戰后,冀魯豫軍區給英勇的指戰員們記集體大功一次。

    此后,八路軍又在當地打了多個勝仗,鄉親們也品嘗到了勝利的果實,興奮地唱道:

    八路軍,就是棒,今兒個又打大勝仗,端了鬼子大炮樓,奪回咱的布和糧,牽來幾匹大洋馬,奪來幾挺機關槍。

    八路軍、新四軍繼承了紅軍的光榮傳統,與敵后的老百姓建立了軍民魚水情,不僅“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還幫助百姓修房蓋屋,耕種收割;建立民主政府,為百姓撐腰。老百姓打心眼里擁護這樣的軍隊,寧肯節衣縮食,也要支援他們??箲鹬?,武城運河兩岸有多家民酒作坊,在硝煙戰火中或停產或減產,于是,酒成了那個年代的奢侈品。百姓們舍不得喝,逢年過節時拿出來當慰勞品,八路軍出征用它壯行,八路軍打了勝仗用它慶賀,溫酒為趴冰臥雪的戰士們驅寒,缺醫少藥時還把它當消炎藥用。在擁軍支前中,不僅有送子、送夫參軍的場面,還有動員婦女參軍的歌謠:

    叫大嫂,叫二嫂:剪辮子,扔裹腳;

    扛起槍,拿起刀,跟著哥哥下戰壕;

    打得漢奸轉了向,打得鬼子嗷嗷叫;

    等到抗戰勝利了,我給哥嫂蒸糖包。

    1942年,在日寇兇殘的“四二九”鐵壁合圍中,冀南軍區上百名未能突圍的干部戰士被包圍在了武城河西的霍莊村。英勇的村民冒著生命危險,想方設法幫助八路軍突圍或隱蔽;面對日本鬼子黑洞洞的槍口、滴著鮮血的刺刀,村民“老認子、女認夫”,掩護身陷虎口的八路軍。結果,僅有60戶人家的霍莊,就掩護了60多個八路軍官兵。

    抗戰時期,武城縣涌現出了許多優秀的中華兒女,這其中有威震敵膽的節振國、抗日軍長李海青這樣的民族英雄,還有抗日縣長戚夯、武城縣抗日游擊大隊副政委戚鋒這樣的父子英烈。戚鋒戰場犧牲時年僅21歲,武城人民編了歌謠深情地紀念他:

    山東武城縣,戚鋒美名傳。

    忠心為抗日,灑盡血和汗。

    中華好兒郎,寧死腰不彎。

    堅如頂天松,永立運河邊。

    □李寬云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